赞比亚血檀为什么特别亮

最近在展厅看到一套赞比亚血檀的传奇宝椅,吸引我的不是坐上去秒变太上皇的宝座气势,也不是一个个威风凛凛的狮子,而是赞比亚血檀这个材质本身。再此前我本人从未听过这材质,显得有点孤陋寡闻了。

赞比亚血檀为什么特别亮(名声狼藉的赞比亚血檀)(1)

这材质颜色暗红,咋一看有点像小叶紫檀,但是这么大的家伙,想想也知道不大可能是小叶紫檀。

业内对赞比亚血檀褒贬不一,保守派认为赞比亚血檀是小叶紫檀“李鬼”,这说法有待商榷;开放派认为赞比亚血檀是被国标红木遗漏的沧海遗珠,这说法也有炒作材质的嫌疑。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赞比亚血檀的材质如何?相信但凡是真正接触过该木材的人,都会对该木材的材质非常认可。可以肯定的说,作为除了小叶紫檀外唯一达到紫檀木标准的木材,虽不敢说其完全与小叶紫檀相同,但肯定优于大叶紫檀,绝杀大红酸枝。其木质坚硬,花纹美丽,不易开裂,用血檀做成的工艺品非常具有收藏价值。

据来自张家港市木材协会给出的赞比亚血檀数据是:界,属于植物界;门为被子植物;纲为双子叶植物纲;目为豆目,科为蝶形花科,属为紫檀属;种目前未定;这些数据,除了种以外,和小叶紫檀全部相同。赞比亚血檀的拉丁学名为pterocarpustinctorius;关于赞比亚血檀国内的名称,目前叫法不甚统一,约定俗成的叫法为:变色紫檀或者染料紫檀。而小叶紫檀的拉丁文学名为pterocarpsantalinus。再比较一下气干密度,赞比亚血檀的为1.12g/cm3,而小叶紫檀的为1.05—1.26/cm3。从气干密度上来看,赞比亚血檀应该介乎于小叶紫檀之间,言外之意,某些好料的赞比亚血檀,和小叶紫檀几乎相同。

血檀(左)与紫檀(右)

通过上述资料,我们发现,赞比亚血檀和小叶紫檀确实有很多相近的地方,而且各项指标都达到了国标红木标准,说明它本身是一种非常优秀的木材。

对于血檀与小叶紫檀的区分,主要是通过重量上区分,通常赞比亚血檀的单位面积重量不如小叶紫檀。其次是从油性上来分辨。小叶紫檀的油性更足,而且开料变色后,有一种向外溢的感觉。切开后,血檀的横切面牛毛纹不规则,且排列混乱。小叶紫檀棕眼细而密,犹如牛毛,也就是常说的牛毛纹。

还有一个区别是香气,赞比亚血檀没有香味,小叶紫檀据说新剖开的料子有淡淡的檀香味,久则转为无味,这点作者以为大家见识到的机会比较少,毕竟能见到的时候都是久放之后的成品了。

那么,这样像小叶紫檀的赞比亚血檀,能不能在小叶紫檀几乎绝迹的当下,异军突起呢?类似案例红木界已经有个成功逆袭的缅甸花梨(可详见《别让缅甸花梨从“大众情人”变成“梦中情人”》)。缅甸花梨作为黄花梨的代替品最后成功逆袭成为大众情人,有个很关键的点是缅甸花梨是国标红木,名副其实,名正言顺。赞比亚血檀是优秀材质没错,但是,它有一个尴尬之处,就是身份未名,名不正则言不顺。

赞比亚血檀,这未被列入国标红木的优质材料,就算本身品质过硬,已经达到标准甚至超越标准,能不能从小叶紫檀“李鬼”逆袭成为小叶紫檀第二,结果未可知。

成功逆袭的前辈缅甸花梨本身是作为代替品出现,而赞比亚血檀在过去的几年里则以小叶紫檀“李鬼”臭名昭著,作为“冒牌者”的身份让赞比亚紫檀的名声一片狼藉,所谓的“李鬼”也确实是赞比亚紫檀最受人弊病的一点,甚至让一些人对其有了一种本能的反感和排斥,想要打翻身仗道路崎岖。

老子《道德经》里说:“杀人者,人也,犹人持兵而杀人也。兵罪乎?人罪乎?”物无对错,人有善恶。赞比亚血檀就是赞比亚血檀,它本身是没有任何错误的地方,只是一些不良用心的人,拿它来冒充小叶紫檀来牟取暴利。

当下,已经有很多厂家“光明正大”以用赞比亚紫檀的本名来制作、销售家具。其价格比小叶紫檀低,但是木性相差无几,虽然还没有历史沉淀,更谈不上挑战印度小叶紫檀的王者地位,但它却可以让更多的人以合适的价格拥有一套紫檀木家具,让更多的人可以从中去体悟那一种“紫气东来”的文化,这大约会是赞比亚血檀最大的价值之所在。

举报
评论(0)
游客的头像
表情
全部评论 只看作者
最新热门
  1.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