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小冬每日一诗

也许人如其名,旧照片中的孟小冬美则美矣,却鲜有笑容。那一丝淡淡的忧伤,恰如其名冬字,令人感觉一丝冷意。

孟小冬每日一诗(须生之皇孟小冬)(1)

孟小冬是舞台上的须生之皇,两次婚姻皆是为人妾,甚至第一次婚姻连妾都不如。

过尽千帆,孟小冬褪去少年时有情饮水饱的激情,方知有人闻讯粥可温虽平凡却是永恒柔情。可恩情毕竟不是爱情,终留爱而不得的遗憾。

孟小冬逝后,遵其遗嘱墓碑上只刻“孟太夫人之墓”,她不再是谁的谁,唯留绝世傲骨与精彩。

01

孟小冬,1907年出生于梨园世家,祖父孟七曾是清同治年间京剧名角。古来梨园行的子弟,只有学戏一条路。

小冬亦别无选择,早早就由姑父仇月祥启蒙。戏乃苦种,不打不行,既便是姑父亲授,学戏的苦楚小冬一点也没少挨。

每天早早起来吊嗓压腿练功,稍有差池戒尺侍候。小冬确有唱戏天赋,触类旁通生末净旦样样都能唱上一段。

古人讲究术业有专攻,广而杂只能博而不精。小冬深谙此道,从不贪多遍地开花。她原唱旦角但自觉竞争激烈想唱出来很难,遂逆向思维反串主攻须生。

梅花香自苦寒来,她12岁正式登台,俊秀的扮相、毫无雌声浑厚唱腔演活了台上的须生,也惊艳了世人,同时吸引了一生贵人杜月笙的目光。

那时杜月笙掌管着黄金荣名下的戏院,爱听戏也懂戏。他发现了小冬身上潜质,遂提醒小冬情愿在北数十吊一天,不要沪上数千元一月。北平的谭鑫培与余叔岩才是京剧正宗唱腔。

一语惊醒梦中人,小冬才觉出虽在上海已小有名气,可终归是野路数,那就当北漂闯北平,那年她才十八岁。

小冬出道摸爬滚打几年,自知要在梨园行站稳脚跟,只有成为不可替代之人。

她只想把命运掌控在自己手中,一直未停下精进的脚步。就是这股劲使她初生牛犊不怕虎,孤身闯北平。

小冬来到北平先向各路大咖求教,经过反复琢磨比较,还是余叔岩的新谭派更适合自己风格。

她反复模仿有了感觉才登台演出,竟一炮而红。短短一个月唱台下的设施,已悄然由白酒条凳,换成了圈椅盖碗茶,观众也变成了达官显贵与文人雅士。

甚至在一次大型义演中,小冬竟然与京城名角搭戏,排在第三位唱大轴。

小冬用实力征服世人,《天津大风报》主编沙大风,竟在小冬专栏报道中出现二十多处“吾皇万岁”,送其美誉“冬皇”。

小冬成了炫目的须生之皇,成功没有白给的,运气总是留给做足准备之人。

02

民国初期,女人登台演戏本属鲜见,更别说男女同台了。可就有好事票友,总想撺掇须生之皇与旦角之王梅兰芳同台飙戏。

北平政要王克敏寿诞堂会上,小冬和梅兰芳初相遇,他们在票友热切期待中,联袂演了一场《游龙戏凤》。

小冬反串风流成性的正德帝,梅兰芳则演美丽村姑李凤姐。两人从未彩排过,却配合默契如行云流水毫无瑕疵。

雌雄颠倒迷醉了台下观众,台上二人四目相对怦然心动。小冬正值豆蔻年华美丽灵动,悄然抚动梅兰芳心弦。梅兰芳稳重儒雅的成熟男人魅力,也让小冬觉得踏实安全。

两人相爱了,那年小冬十九岁,梅兰芳三十二岁。

可是梅兰芳早有两位夫人王明华与福芝芳,还有了两个孩子。小冬虽爱梅兰芳,可心高气傲的她怎肯与人为妾?

没关系,梅党有办法促成这段王皇联姻的梨园佳话。

梅兰芳的伯父无子,他自幼过继给伯父兼祧两房。于是梅党提议将小冬以正室身份,认作伯父那房儿媳妇,在外另立门户不算是妾。

1927年正月梅兰芳为孟小冬另觅爱巢,两人结婚了。梅兰芳不愿小冬再抛头露面,小冬为此隐退安享岁月静好。

小冬甘愿为梅兰芳放弃事业不所谓不爱,可她却忽视了梅兰芳一直未对外公开两人关系。

有一天一家报纸突然登出一条新闻,将梅孟联姻之事扒了出来。

“小冬听从记者意见,决定嫁,新郎不是阔佬,也不是督军省长之类,而是梅兰芳。”

可是梅兰芳对此拒不承认,并登报声明只是帮小冬租房子,两人只是房东与租客关系而已,别无其他。

也许梅兰芳为票房选择隐匿两人关系。但也透露出了梅兰芳并没有那么深爱小冬,不然他怎忍心爱人身份不明不白呢?

沉溺在新婚甜蜜中的小冬对此并未介意,但她不知爱情危机已悄然降临。

一位小冬并不认识的死忠粉李志刚,因嫉恨梅兰芳占有了小冬,遂持枪找上门来勒索梅兰芳五万大洋,以赔偿精神损失。

梅兰芳一迭连声说着“好好,我先去打电话。”跑了,可李志刚看到军警上门一慌乱枪走火,打死了正在这里做客的梅党张汉举。李志刚当场亦被军警乱枪毙命。

说来此事只是疯狂粉丝之过,与小冬并无关系。可是报纸为博热度,将此事大肆渲染极力与小冬扯上关系。梅兰芳对此虽也辩称清者自清,却搬离了小冬住处。

梅兰芳心中戏比天大,在事业与爱情天平上,他永远倾向事业。不然他怎会独留爱人面对舆论重压呢?

1930年梅兰芳伯母去世,小冬听闻祧母去世,遂剪短头发鬓插白花赴梅府奔丧。谁料竟在梅府门口,被下人以“孟**”之称拒之门外。一声“孟**”如五雷轰顶,小冬让人找来梅兰芳讨个说法。

原来下人之举皆是二夫人福芝芳授意。梅兰芳哀求“小冬既然来了,就让她进来磕个头吧。”。

已有身孕的福芝芳决绝得指着肚子,以及两个孩子“她如果进门,我就用四条命拼了。”

梅兰芳退缩了,竟劝小冬先回去。那一刻小冬似乎明白了什么,转身再也不想回头。

后来梅兰芳觉得愧对小冬,本想赴美演出携小冬同行,可福芝芳又想坠胎同赴美国,以显梅夫人身份。梅兰芳只得谁也不带独自访美。

梅兰芳懦弱含糊的态度,令小冬心冷到极点,才察觉到她在梅兰芳心中不算什么。尤其她听闻梅党内部,竟然在讨论她与福芝芳的去与留,结论是福芝芳能服侍人,小冬需要人服侍。

小冬渴望爱情却不是乞丐,她常年在舞台上演绎男人,早已养成铁骨铮铮。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她恨他的不深爱,你不爱我便休。

她走时铿锵誓言“以后如果演戏,一定比你好。如果再嫁定嫁个跺脚城颤之人。”

1933年,《天津大公报》连续三天刊登了小冬紧急启事。

“冬自叹身世苦恼,复遭打击,遂毅然与兰芳脱离家庭关系。是我负人?抑人负我?世间自有公论,不待冬之赘言。”

启示言词犀利,透着小冬心中无尽的绝望与悲凉。两人余生不复相见。

03

小冬离开后,曾绝食生了一场大病,其心如死灰皈依佛门终于悟透,生活有很多支点,女人的幸福不只来源于爱情,更有世界的认同。

原来她只是模仿未曾拜余叔岩为师,现在她要拜师学艺。

余叔岩欣赏小冬才华,但其妻新逝遂为避男女嫌疑,婉拒了小冬拜师之意。可终拗不过小冬程门立雪执念,1938年正式收小冬为关门**,只提出一个条件,所有戏重新学,学一出演一出。

小冬按着师傅日常作息,每日傍晚准时到学戏,回家时早已过凌晨。冬去春来,五年寒暑小冬从未懈怠,终得余派真传,再复出已非昨日冬皇。

几年后一次赈灾义演,小冬与梅兰芳有对台戏,她的票价已超过了梅兰芳。

独立不是女人向男人宣战,仅仅是自我尊重。小冬活成了一棵树,不需要依赖任何人自是不可替代的冬皇。

04

小冬在余府学戏五年未登台,可她日常打点余家人花费很大,甚至余家女儿出嫁时,还赠送了**嫁妆。别人问其如何应付生活,她只淡淡说有贵人相助。

这个人就是杜月笙。其实杜月笙早就钟情孟小冬,只是碍于梅孟之恋,他只得放手。

1933年,小冬赴上海寻干姐姚玉兰,帮忙找律师打离婚官司。当时姚玉兰已是杜月笙四姨太,杜月笙闻听小冬有难,亲自给好友梅兰芳打电话调停,并先垫付了四万块赔偿金。

此后杜月笙始终默默关注着小冬,抗战爆发他曾邀小冬赴香港避难。小冬重返北平拜师余叔岩,亦是杜月笙鼎力相助。

曾有传言小冬与杜月笙走在一起,皆因姚玉兰设局杜月笙趁机**了小冬。其实传闻纯属子虚乌有。

杜月笙曾说从小冬这里懂得喜欢与爱的区别,喜欢是占有,爱是克制。

杜月笙爱小冬,他克制自己,只是一代枭雄化为绕指柔,时刻牵挂着小冬的所有。

1947年,杜月笙六十大寿邀小冬赴上海演出。也许小冬彻悟梅兰芳终不会伴其一生,也许小冬感念杜月笙多年的照顾与懂得,她留在了杜月笙身边。

1950年,杜月笙想携家眷赴加拿大时,小冬一句“我跟着去是算丫鬟还是女朋友?”。正在病中的杜月笙闻言大喜过望,终于等到最想听的话。

杜月笙强撑精神为小冬办了婚礼,给了她五姨太的名分,他随孩子们都称小冬“妈咪”。

那年小冬四十三岁,杜月笙六十二岁。

两人婚后只过一年,杜月笙就病逝了。其病重时一直是小冬精心照顾,也许是在还这一世恩情。

没有谁可以是一生依靠,唯有自己最可靠。

杜月笙逝后留下遗产并不多,小冬曾答应杜月笙不再登台为别人演戏,她谨守诺言只靠教授徒弟糊口。

1977年,小冬因肺心病于台湾猝逝。

小冬将梅兰芳的照片供奉了一生,可她终不是他的她。

“孟太夫人”与两任丈夫皆无干系,只是独有傲霜枝的冬皇罢了。

举报
评论(0)
游客的头像
表情
全部评论 只看作者
最新热门
  1.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