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五大才女谢道韫

谢道韫身出名门,系东晋安西将军谢奕长女,宰相谢安的侄女。谢道韫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是东晋著名女诗人。

古代五大才女谢道韫(一代才女谢道韫)(1)

话说在一个雪天,谢安和子侄们讨论可用何物比喻飞雪。谢安的侄子谢朗道”撒盐空中差可拟”,谢道韫则说:”未若柳絮因风起”,因比喻精妙受到众人一致称许。而咏絮之才从此就代指才女,以致后来的曹雪芹用”堪怜咏絮才”来形容薛宝钗。

成年后的谢道韫嫁给了王羲之次子王凝之。魏晋时代,谢氏与王氏是两大望族,有”王与谢共天下”的说法。以致一千多年后的唐朝诗人刘禹锡游览至金陵乌衣巷时感慨道:”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可见当年王谢二家之辉煌。

由此我们知道,王谢两大家族的联姻,放在今天就是强强联合。虽然是绝配,也满足了门当户对的要求,但王凝之与谢道韫夫妻之间,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和谐。

与谢家文武双全不同,王家重文而轻武,其最光辉之处在于家传书法。王羲之、王献之父子被誉为”二王”,是中国书法史上不可逾越的两大高峰,家族世袭爵位,成员或多或少精通书法。王凝之也算有才,但比起”咏絮才女”的妻子还是有一定的差距。当然,谢道韫既不是妒妇,也不是毒妇,王凝之亦不是骂妻打妾的主子,怪就怪在谢道韫太”强”。她的强就强在她太有才气,又有胆识,才气堪比李清照,胆识堪比花木兰。就这样,二人的婚姻形成了女强男弱的局面。

有一天,王凝之的弟弟王献之在厅堂上与客人”谈议”,辩不过对方,此时身在自己房间的谢道韫听得一清二楚,很为小叔子着急,想帮他一下,遂派遣婢女告诉王献之要为他解围。然而,封建时代”男女授受不亲”的规矩又限制女人不能随便抛头露面。谢道韫就让婢女在门前挂上青布幔,遮住自己,然后就王献之刚才的议题与对方继续交锋。她旁征博引,论辩有力,最终客人理屈词穷。

谢道韫在王家平淡地过了数十年,此时东晋王朝气数已尽,孙恩、卢循起义爆发。时任会稽内史的王凝之却早已迷恋上了道教,面对强敌进犯,不是积极备战,而是闭门祈祷道祖能保佑百姓不遭涂炭。谢道韫劝谏了丈夫几次,王凝之一概不理,谢道韫只好亲自招募了数百家丁天天加以训练。

终于到了城破的这一天,太守王凝之仓皇出逃,在城门附近被对方截住,糊里糊涂地丢了脑袋。谢道韫听说丈夫和儿子都在混战中被杀,当场哭昏倒地。醒来后迅速镇定了下来,不慌不忙地组织家丁保护好家眷,缓缓撤退,她自己抱着外孙坐着轿子亲自断后。刚出街口,就与敌军相遇,家丁们顷刻间被杀散,她走出轿子,指挥着几个丫鬟仆妇杀敌。敌人猝不及防,倒是被娘子军砍倒了几个。

不过丫鬟们也终于被杀散,从来只会执笔的谢道韫干脆拿起钢刀亲自搏杀,竟也杀倒了两个,终因气力不济被缚。众人把她和她的小外孙推到孙恩跟前,她对孙恩厉声喊道:”大人们的事,跟孩子无关,要杀他,就先杀我。”不知道发髻垂散,满脸血污的谢道韫以一种怎样震慑人心的风度把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弄得心虚,下令放了祖孙二人,让他们自便。

大乱稍平,谢道韫又回到了会稽。物是人非,此情此景纵然宁静淡泊如谢才女也不免黯然泪下。从此时开始,谢道韫矢志守节,足不出户,只是打理本府内务,闲暇时写诗著文,过着平静的隐士生活。孙恩之乱平定不久,新任会稽郡守的刘柳前来拜访谢道韫。谢道韫究竟跟他说了些什么,不得而知。事后,刘柳逢人就夸奖谢道韫:”内史夫人风致高远,词理无滞,诚挚感人,一席谈论,受惠无穷。”谢道韫的后半生写了不少诗文,汇编成集,流传后世。

时光飞逝千年,我们已无法得知谢道韫身世更多的消息。但我想谢道韫对其丈夫王凝之,一辈子都是充满着矛盾的心理吧。作为妻子,相夫教子是她的本份,但看到自己的丈夫文采、德行操守不及自己周围的人,她是看在眼里,痛在心上。自己虽是女流之辈,在封建礼教下,难登”大雅之堂”,但却偏偏集男人们的才华、胆识于一身。在封建社会下,这却成了自己的悲哀,在丈夫即是天的家庭中,这又成了王凝之的困顿。在男尊女卑的社会下,偏偏形成了女强男弱的局面。谢道韫虽看不起丈夫,也只能与家人所说,甚至终将埋在心底,毕竟那人是自己的郎君。王凝之的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也着实让他感到心力交瘁,身心疲乏,最终,害了自己与家人。到了晚年,寄居会稽的谢道韫是否对间接害死自己儿女的丈夫产生怨恨我们不得而知,此种心理煎熬也只能长埋心底。

正如天妒红颜一样,天也照样妒才女,谢道韫才气惊人,自然不免寡居终身。其实这样也好,在我看来当时的人物也还真没人配的上她!

举报
评论(0)
游客的头像
表情
全部评论 只看作者
最新热门
  1.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